机智医生生活 第二季 슬기로운 의사생활 시즌2 (2021)

导演: 申元浩
编剧: 李祐汀
主演: 曹政奭 / 柳演锡 / 郑敬淏 / 金大明 / 田美都 
类型: 剧情
制片国家/地区: 韩国
语言: 韩语
首播: 2021-06-17(韩国)
季数: 2
集数: 12
单集片长: 90分钟
又名: 机智的医生生活第二季 / Wise Doctor Life 2 / Hospital Playlist 2

剧情简介 :

  在医院里,每位病人及每件事都至关重要,身为医生同时也是平凡人的五人帮,将在此面对人生的起起落落。

分集剧情:

秋敏夏约杨硕亨一起吃晚餐过圣诞,不料遭到了杨硕亨无情的拒绝。无奈之下,秋敏夏自己吃掉了两人份的烛光晚餐。吃完饭的她赶回医院继续值班,不料看到杨硕亨和前妻搀着去便利店,误以为她是杨硕亨新交的女朋友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李翊纯给男朋友金隽婠打电话时,安涏援贱兮兮的偷听,不料被金隽婠赶走了。金隽婠原本快递过去的戒指被退回来,理由是收件人不明,心中很是疑惑。他急忙将此事告诉李翊纯,让她去问问具体什么情况。李翊纯询问过寄件员才知住处有规定,如果快递到达而人不在家就会立刻被退回。尽管附近邮局保管快递时间较长,但是李翊纯担心会出现其他问题,所以叮嘱金隽婠先留着戒指,等她回国再做打算。

郑罗莎将儿子安涏援准备留在医院工作的事情告诉朱宗秀,使得大家激动不已。

李翊晙跑步时遇到一位老人犯病,急忙上前救治,将他送到了医院,正巧碰到了赶来值班的蔡颂和,两个人一起喝了咖啡。

去世女孩妍雨母亲总往医院跑,每次都是拎着各种特产美食,习惯跟护士们唠嗑扯家常。可当妍雨母亲前脚刚走,护士站的护士们却像是变了一副面孔,纷纷揣测她动机不纯,并且提醒护理师务必小心,以防止对方收集证据打官司。

医院收到一名怀孕19周且羊水破裂的孕妇,妇产科的廉世熙教授对她进行诊断后,建议应当堕胎保全大人。毕竟宝宝能存活的最小周数是24周,而19周的胎儿还未发育良好,即便现在不打胎尽量延长周数,也会因为羊水早破的缘故,导致宝宝的肺功能无法发育成熟,不仅容易早夭,甚至会引发各种炎症。

由于患者属于大龄孕妇,怀上孩子很不容易,因此当她得知医生无法保住孩子,顿时嚎啕大哭。孕妇考虑许久,还是不愿放弃,尤其听闻杨硕亨曾帮助18周的孕妇顺利生下孩子,所以便在秋敏荷晚上查房时,主动提出要换教授的想法。

虽然临时主张换医生的做法很不厚道,但是孕妇现在根本管不了那么多,于是拜托秋敏荷能帮她尽量协调一下。秋敏荷在廉世熙教授的办公室门口站了半天,最后硬着头皮进去说明情况,本以为廉世熙会大发雷霆,没想到对方居然很平静地同意。

杨硕亨收到通知,亲自去病房探望孕妇,不仅答应会帮她保胎,并且说出早已定好的治疗方案。秋敏荷回到工作站,半天没有缓过神儿,直到张冬天准备下班回家,才看到她魂不守舍的模样。面对张冬天的关心询问,秋敏荷将两份病历拿出来,上面记录着同一位孕妇患者,唯独教授不同,导致诊断结果也截然相反。

如今安涏援已放弃去国外当神父,决定继续留在医院里工作,同时跟张冬天谈起恋爱。考虑到突然公开恋情会比较麻烦,于是两人约定保守着彼此的小秘密,在外人看来,只是一对关系交好的同事而已。可在吃饭时,张冬天想跟安涏援商量将此事告知闺蜜秋敏荷,继而想不通妍雨母亲为何总往医院跑。

安涏援听到后有些沉默,他对这件事情看得很是透彻,因为妍雨从出生到去世都在医院,三年里身边都有医生陪伴,医院外面没有任何人记得这个女孩,所以妍雨母亲只有在医院才能感受到女儿曾经活在世上。看到张冬天的迟疑,安涏援让她不要再有心理负担,以后见到妍雨母亲来医院,完全可以正常交谈,喝杯咖啡,聊聊妍雨的事情。

与此同时,秋敏荷抑制不住好奇心,半夜跑到杨硕亨的办公室,询问他如果保不住孩子被病人家属追责该如何。杨硕亨不可避免地承认有些害怕,但是现在考虑太多只会有害无益,况且看到病人意志很坚定,包括宝宝也比较正常,即便成功率很低,他认为也应当尽力帮助这对夫妻,至于会变成什么样的结果,其实已不在考虑范围内。

正因听到杨硕亨的这番话,秋敏荷更是难以抑制住内心的敬佩,所以在谈完公事后,还是壮着胆子询问尹信惠的身份,直到听说是他的前妻,这才松了口气,主动发出邀约吃饭。然而杨硕亨却以他们乐队要排练没时间为由,再次委婉拒绝。秋敏荷闻言毫不在意,反倒觉得来日方长,于是开心地道了别,傻笑着离开办公室。

蔡颂和特意从束草跑回律帝,回答李翊晙曾经的问题,希望他不要跟好友告白,因为既然是认识很久的朋友,若有感情早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,除非仅止于朋友关系,否则这段告白会让彼此显得尴尬。结束完谈话后,蔡颂和要连夜返回束草,临走之前,故意装傻充愣地埋怨李翊晙不要再出这种难题给她。李翊晙很得体地微笑着,目送她开门离去,可是眼底的光芒已逐渐暗淡,难掩失落之意。

李翊晙刚到医院便收到两条消费短信,此刻安涏援和金隽婠正用他的卡狂点牛排,愉悦而满足地享受着早餐。杨硕亨照常去病房查看情况,通过监控确认孕妇金秀晶出现宫缩现象,安慰她暂且放宽心,如果有感觉任何不适要及时告诉医生。

晚上聚餐时,安涏援想跟大家宣布他与张冬天正式交往,奈何几个人你一言我一句,对于小提琴家柳景珍患脑肿瘤的事情聊个不休,因为柳景珍的母亲与院长交情甚好,所以才会将女儿转入律帝,指定蔡颂和负责此次手术。

蔡颂和巡诊当天,许善彬提醒她要小心柳景珍的母亲,对方不是个好惹的狠角色。正如许善彬所料,柳景珍母亲作为监护人陪床,从始至终对蔡颂和怀有戒备抵触,一直用不信任的眼神盯着她,很明显并不知道眼前的医生就是蔡颂和教授。

金隽婠在银行看到涂材学申请贷款,两人聊起民灿的病情,因为孩子的心跳越来越不稳定,所以需要准备采取心脏移植治疗。儿童加护病房内,金隽婠向民灿母亲说明情况,包括不可预估的潜在风险,同病室家长见状,鼓励民灿母亲要打起精神振作。

趁着午休时间,蔡颂和与安涏援讨论长腿叔叔,直到晚上,蔡颂和在许善彬的陪同下,再次来到柳景珍的病房,针对于明天的手术进行预估,叮嘱家属能够做好心理准备。

起初柳景珍母亲还在提出质疑,可当得知白天查房的医生就是蔡颂和教授,瞬间变了一副面孔,显然有些不好意思。蔡颂和并未对此计较,反而表示其他医生也在相关领域钻研数十年,已经掌握极为丰富的医学知识,甚至比她还要了解病患们的情况,希望柳景珍不必再戴有色眼镜看人。

由于金秀晶的胎位不正,已出现早产现象,必须要尽快安排手术。尽管在之前努力支撑四周时间,可惜宝宝的周数太小,情况远比想象还不乐观,最终没能保住胎儿。杨硕亨在手术结束后,亲自去跟金秀晶和她的丈夫说明情况,内心无比愧疚。

安涏援亲自为承元拆线,怎料刚要动手,却见他哭闹个不停,即便是父母不断安慰,依然毫无作用,此事只能不了了之。李翊晙在坐诊期间,遇到一位令他印象深刻的男患者金长浩,此人长年酗酒导致肝功能出现严重问题,两个女儿先后为他移植肝脏,没想到金长浩还是死性不改。

正因如此,李翊晙非常痛恨金长浩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,他完全没有考虑到亲人的感受,以及女儿的用心良苦。虽然金长浩再三保证,李翊晙却对他彻底失望,基于对脑死亡捐赠者和遗属们的尊重,他明确表态不会为金长浩做手术,因此联系其他医院。

相比较杨硕亨等人的遭遇,蔡颂和金隽婠的手术还算顺利。柳景珍已脱离危险,脑部肿瘤完全切除,就连民灿也装上心室辅助器,接下来是等待合适心源。承元母亲为今天的事情深感歉意,实在搞不懂孩子为何会如此抗拒,但是安涏援认为承元连癌症都挺了过去,经历那么多痛苦,作为家长不用顾虑这种小事,即便现在不行也可以等到下周。因为安涏援的话,承元母亲总算有所释怀,很庆幸能够遇到这么善良乐观的主治医生。

没过多久,尹信惠的父亲已痊愈出院,李翊晙好奇杨硕亨是否会跟前妻复合,但是杨硕亨声称两人之间的复合几率为零。因为早在此之前,尹信惠试图挽回这段感情,但是杨硕亨认为彼此情分已尽,委婉地表达了拒绝。

蔡颂和拯救国际知名小提琴家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,本来院方通知她接受媒体采访,然而蔡颂和发现采访当天大家都没空,便不想独揽功劳。金秀晶在出院时,委托秋敏荷将鲜花交给杨硕亨,并在里面留了一封感谢信,既是感谢杨硕亨在这段时间的付出,也是证明自己会重新开始生活,如果有幸怀孕,希望还会由他保护这个孩子顺利出生。

一大清早,律帝医院的妇产科外传来喧哗,原本崔睿琳孕妇已临近生产,奈何婆婆和丈夫坚持拒绝手术,以至于秋敏荷对此很是气愤,再三强调孕妇目前的危险状况,直到杨硕亨出面才算彻底解决。

不仅如此,其他科室依旧人满为患,整条走廊都是排队挂号的病人以及家属,相比较医生五人组,于明泰教授显得更加简言意骇,同样因为他手术水平较低也是众人有目共睹,国会议员饱受其苦。

医院餐厅里,大部分医生陆续午休,蔡颂和跟李翊晙聊起长腿叔叔的运作机制,表示最近收到来自木浦医院的资金求助,主要帮扶对象是一名长期饱受病痛折磨的肝癌船员,由于此人没有医疗保险,毕生存款都用来支付医药费用,现在只能依靠救助金勉强度日。

按照蔡颂和的说法,患者张宗吉病情越发严重,唯一捐献者是年轻的儿子,但是因为两人体重悬殊,几家医院不敢承担风险,考虑到经常与律帝医院有业务往来,所以蔡颂和主动来找李翊晙,希望他能帮忙评估手术。

张冬天与安涏援的恋情除了其他四人知情以外,基本未对医院公开,结果当天晚上,安涏援来接张冬天下班,两人前脚刚走没多久,躲在旁边偷看的同事们已然炸开了锅。住院部开会议时,李翊晙险些暴露安涏援的恋情,幸好及时找了理由搪塞过去。

李翊晙反复查看了关于张宗吉的资料,认为可以尝试执刀做手术,而且会有很高的成功率,尤其儿子李宇宙的暖心话语,更加令他明白父亲对儿子的重要性。接下来的第一场手术较为成功,也算是解决了科长的大麻烦,之后需要再跟患者父子进行交涉,告知手术期间可能存在的风险,以及患者的身体情况。

老父亲张宗吉忍受着病痛,可他还是愧疚儿子付出太多,年纪轻轻就要为自己移植肝脏,因此在交谈中,不断请求李翊晙尽量减少儿子的手术痛苦。与此同时,金隽婠忙完手头工作,便带着涂材学出去吃饭,恩芝母亲见民灿妈妈情绪低落,主动上前安慰,两个女人就像是黑暗中的光明,互相救赎陪伴,等待着更多的希望。

最终,民灿妈妈接到院方电话,得知儿子可以接受心脏移植,恩芝母亲见状为她激动落泪,同样难掩内心悲痛,因为自己的女儿不知还有多久才能得到捐献。金隽婠跟民灿父母转达了手术的情况,本该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,可是当他走到门口时,却又不自觉地停下脚步,看着恩芝母亲独自坐在花园里号啕痛哭,心里同样不好受。

柳母总想撮合儿子和蔡颂和相亲,索性在女儿出院没多久,以上门感谢为由,安排了一场见面。大儿子为缓解蔡颂和的尴尬,于是主动邀请她去附近喝咖啡,顺便聊到他与女友之间的点点滴滴。蔡颂和默默倾听,不由想到了李翊晙,似乎每次跟对方在一起,都会很快乐。

两场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,即是民灿的心脏移植成功,也是张宗吉父子脱离危险。医生五人组抽出时间组建乐队排练,音乐使他们脱去疲惫,瞬间焕然一醒。然而当天夜里,金隽婠给李翊纯打电话,得知她出车祸住院,接电话之人正是李翊纯的好友高世景。

正是因为高世景突然打来电话,才让金隽婠知道恋人远在异国他乡居然有个异性朋友,顿时产生了危机感,于是故意试探对方,希望他能转告李翊纯做完检查要给自己回个电话。高世景爽快答应,并且安慰金隽婠不用太担心,这一点也让金隽婠逐渐安心,没有从他说话的语气里听出半点嫉妒的情绪。

果然等到下半夜,金隽婠终于接到李翊纯打来的电话,听声音似乎是没有任何事情,甚至张罗着出院后去郊外散心。金隽婠从头到尾没有提过高世景,反倒是在挂点电话之前,主动表白示爱,总算放下他那颗忐忑不安的内心。

随着第二天的到来,医生五人组再次投入到工作当中,涂材学在金隽婠的指导下完成手术,民灿将要迎接着新生,可惜恩芝母亲还要继续等待希望。安涏援跟小海父母交代手术之前的事项,蔡颂和与许善彬聊了很多,回想起以前的事情。

于明泰下周要参加学会会议,所以金隽婠负责接手了三位患者,其中包括大家比较关注的李敬美。蔡颂和跟李翊晙大吐苦水,主要源于母亲从家乡寄来的几坛子泡菜,令她颇为头疼。李翊晙理解蔡颂和的心情,索性帮忙分担解决,前提是让蔡颂和送他家里拿点苏子叶回去。起初蔡颂和以为李翊晙是开玩笑,可见到对方一副认真模样,经过反复考虑,最终两人达成合作。

恩芝左臂肌肉出现下垂情况,情况较为严重,所幸没有出血征兆,经过一番抢救才有所恢复。金隽婠为平复恩芝父母的情绪,亲自向他们解释原因,但是现在的恩芝妈妈已经濒临崩溃,每天过得煎熬又疲倦,不知道何时才能等到匹配的捐献者,可她除了哭泣和坚持,再无其他办法。

安涏援为能让远道而来的病患,以及定期复诊的病人家属们有个短暂休息的地方,干脆取出所有存款,再加上院长赞助的一部分钱,便在律帝医院附近租了个房子,准备打造一处“家属休息所”。

李翊晙听到安涏援的想法之后,对其善举赞叹有加,内心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所以主动提出要帮忙添砖加瓦,比如送个咖啡机之类的小物件,虽不如安涏援付出多,但好歹是份心意,就连蔡颂和也要参与一脚。

自从金隽婠成为科长之后,每天忙于工作无暇分心,不仅要忙着处理操心的事情,还要经常连轴加班做手术,继而倍感压力。即便如此,每当李翊纯打来电话,金隽婠都会佯装作轻松模样,只知道报喜不报忧。

对于好朋友目前的状态,李翊晙全程看在眼里,他跟妹妹视频通话时,忍不住提及此事,拐外抹角地指责金隽婠女友根本不顾及男友的感受,实则就是想让李翊纯能多关心金隽婠。奈何李翊纯没有想通哥哥的意思,反倒思考自己的确不够体贴,于是决定选择放弃这段恋情,成全金隽婠寻找更合适的伴侣。

萌生了这个想法后,李翊纯主动联系金隽婠提分手,谎称自己爱上别人。金隽婠以为李翊纯和高世景的关系,直接问了出来,结果两人误会更深。自从那天开始,金隽婠的情绪持续低迷,始终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之中,并且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消瘦。

由于李翊晙不知实情,以为金隽婠是压力太大才会变这样,特地格外叮嘱他注意休息。恰巧此时,李翊晙接到妹妹的电话,从而得知她患有肝病,尤其在听到检查报告后,立马通知她赶紧回国,否则情况会很严重。

考虑到极有可能需要进行肝脏移植手术,李翊纯听从李翊君的安排,打算明天就飞回国,但是要求他不许把自己的事情告诉金隽婠。结果话音刚落,金隽婠跟同事聊完天,从对面走了过来,李翊晙看着眼前的好友,联想到妹妹的叮嘱,瞬间猜到两人之间应该出现了感情问题。

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,即便是感情依旧如此,当蔡颂和与李翊晙还在保持着恋人未满的关系时,他跟李翊纯的交往已彻底宣告结束。秋敏荷的追夫之路还在继续,杨硕亨的态度始终如一,事实上,他之所以会对此无动于衷,真正的原因在于母亲赵英慧的缘故。

如今赵英慧接连经历丈夫出轨、智恩意外过世以及脑出血病倒后,生活逐渐走向平静,她最大的愿望是能看到儿子结婚生子。但是郑罗莎却毫无遮掩地拆穿赵英慧是个守财奴,性格上的问题便是敏感多疑,经常刁难儿媳妇尹信惠,逼迫对方签下婚前协议书,就连离婚后也未分割半点财产。

面对郑罗莎所指出的问题,赵英慧仍不觉得自己有任何过错,她觉得尹信惠是个势利女人,结婚后动不动就拿钱贴补娘家,甚至偷走自己的钻石戒指。就在郑罗莎颇感无语,认为赵英慧有妄想症,没想到尹信惠突然出现在医院里,赵英慧看到尹信惠脖子上的钻石项链,居然怀疑她从自己家里偷了不少首饰。

蔡颂和在熟人手里低价订购十只雪蟹,大方分享给伙伴们。几个人在饭桌上边吃边谈论乐队的事情,怎料蔡颂和见李翊晙嗓子不舒服,趁机提议要当主唱。然而话音刚落,大家瞬间不淡定,但是考虑到蔡颂和近期勤学苦练,于是在反复商榷后,暂且答应让她每隔两年在生日派对上唱歌。对于这种结果,蔡颂和除了接受并无其他选择,于是要求今晚去KTV唱个痛快。

朱宗秀非常羡慕郑罗莎的晚年生活,至少她还有五个称心如意的好孩子,虽然前四个已经献身教会,可小儿子的感情还未有任何进展。恰逢今天是大儿子东镒回家的日子,正当朱宗秀夸赞东镒成熟稳重,竟见他从门外摘了束小雏菊进屋,像极了惹母亲生气的活宝,简直跟稳重不搭边,但是却很孝顺,母子之间相处温馨有趣。

杨硕亨为产妇接生,直至孩子出世,产妇丈夫并不急着看宝宝,而是陪在妻子身边安慰表白,不断说着感谢的话语,这一幕实在太过美好,令在场之人动容落泪。正因如此,杨硕亨在反思自己的问题,忍不住跟蔡颂和讲述着之前那段不堪的婚姻。

如果不是杨硕亨过于软弱,也不会眼睁睁让妻子遭受母亲的刁难,每晚需要服用安眠药,患上严重抑郁症。直到后来,杨硕亨亲眼目睹尹信惠从母亲卧房里偷走戒指,虽然想不明白为何会这么做,可他还是装聋作哑,默许纵容前妻的犯罪行为,导致婆媳闹得决裂,婚姻破碎。

黄疸病患崔恩淑意识陷入昏迷,极大可能是癌细胞转移到胆管,从而造成胆管阻塞。隔壁病房患者家属不堪其扰,主动向医院前台举报崔恩淑每次谵妄发作都会放声尖叫,而他老公则是每晚喝得烂醉如泥才回来。

家属不太确定实际情况,猜测是丈夫动手打老婆,因为明显听到拳头挥动的声音,所以便想要更换病房。张冬天听到这番话,立马跑去查看,奈何对方还是一副好丈夫的形象,看不出他像是会家暴的人。

为了查明白原因,张冬天时刻留意着崔恩淑的情况,果然发现她被丈夫殴打,所以在阻拦推搡过程中受伤。幸好保安等人及时制止,张冬天自知方才太冲动,主动跟安涏援道歉,其实李翊晙也早就发现了崔恩淑的异常,每次她丈夫靠近,都会表现出惊恐。这件事过后,李翊晙专门找崔恩淑谈话,并且将她安排到加护病房,暂且不会受到丈夫的威胁。

李翊晙开车去机场接李翊纯,瞒着其他人陪妹妹做检查,可在离开时,李翊纯在车内见到金隽婠,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捂着嘴痛哭。本来金隽婠想凑近看个清楚,误以为是李翊晙在车里,恰巧此时涂材学把他叫走,两人擦肩而过。

之后的日子里,秋敏荷向杨硕亨表白失败,还剩下四次表白机会,但她依然不放弃。李翊纯在理发店剪了干练的短发,算是跟过去告别,紧接着去部队报到,恢复原职。转眼时间很快过去,李宇宙又长大一岁,蔡颂和回归律帝医院,医生五人组如愿团聚,约定下班后去吃饭。

民间有句传言:人难免会生病,但千万别在三月生病。因为有一批人在三月之前还是医学院学生,从懵懂无知却一夕之间成为实习医生以及主治医生,这期间需要发生许多令人啼笑皆非乃至心惊胆战的事情。

安治弘回归律帝医院,张冬天升为专科医生,张弘道、张润福兄妹俩各自进入妇产科和神经外科,成英跟着蔡颂和学习。秋敏荷在手术之前告知张弘道许多注意事项,尽管对方听得认真,可真正实践操作,却是闹出了笑话。

张润福第一次处理插管,因为太专注而发生失误,张冬天及时出面解决,并且代替张润福向患者诚恳道歉,没想到患者竟表现得很大度,因为他也有个刚毕业的女儿,很理解这些年轻人的不易。

急救室送来受伤严重的女患者黄斗奈,起因源于一场车祸。骑车载她的男友因戴头盔,所以并无大碍且轻伤很快出院,反倒留下她在医院里昏迷不醒。因为成英与黄斗奈是同乡的缘故,对她很是同情,可惜迟迟联系不上对方的监护人。院方考虑到人命关天,于是决定先做手术抢救。

因为黄斗奈伤势太过严重,无法保证她能顺利醒来,目前唯一方法便是让她留在加护病房里密切观察。黄斗奈父母收到消息后,火速赶往医院,当老两口得知女儿情况不乐观,情绪一度崩溃。

产妇因患有严重的妊娠毒血症住院,结果杨硕亨在检查时,发现胎内婴儿可能有食道闭锁症,所以他先去找安涏援进行开会讨论。杨硕亨为了孕妇健康,提议尽快让孩子出生,毕竟她的肾脏功能已大幅度衰退,但是安涏援希望宝宝超过两公斤再进行手术,如此才能保证手术安全,两人各抒己见,最终在会议上争执不休。

幸好手术较为顺利,不仅保证婴儿平安出生,产妇也未有任何其他感染症状,等候在手术室外的丈夫和亲属们总算松了口气,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好消息。与此同时,昌民身体状况愈下,心跳微弱到几乎停止,所剩时间不多。尽管金隽婠一再尝试抢救,可惜无能为力,眼见孩子父母悲痛欲绝,他的内心同样不好受。

实习生第一次面对这种生离死别的场面,最终没能控制住泪水,躲在走廊角落里大哭。事后,实习生主动向金隽婠道歉,可是金隽婠认为医生也是人,想哭是自然反应,不管在病患或监护人面前流泪都无妨。

张冬天因为患者大出血的缘故,导致手术过程比较困难,情况比想象中更加棘手。李翊晙亲自过来帮忙,很快解决了眼下的问题,反倒是张冬天陷入自责,就算当上专科医生也毫无进步。看到张冬天的失落,李翊晙为哄她开心,索性讲起安涏援初次来医院实习的糗事,结果很快传遍医院,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医生五人组趁闲暇时聚会,针对于这次实习生们的事情,聊起了各自的秘密。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个过程,问题在于能够从中收获些什么,是否有所成长。安涏援收获了感恩,张润福得到患者的鼓励,成英的陪伴也有了回应,黄斗奈恢复意识。

实习生们熬过了艰难的新手期,接下来的工作也是得心应手,汉俊在母亲的陪同下前来复诊,各项指数都很正常。可惜他母亲太过强势,很多问题都会代替回答,幸好安涏援及时纠正了家长。

如今李翊晙和蔡颂和已经很有默契,基本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意思。然而两人去食堂吃饭途中,蔡颂和惊讶发现李翊晙似乎变成律帝医院的交际花,无论是医院底商的眼镜店店长到保洁大妈,还是花匠大叔到救援直升机机长,反正有李翊晙出现,都能在大家面前说得上话。

蔡颂和约李翊晙去山上露营,本来李翊晙兴高采烈地带着李宇宙,可惜他烧火烧不好,扎营扎不上,到最后都是蔡颂和出面解决。蔡颂和发现李宇宙似乎是不太开心,不禁有些疑惑,通过李翊晙才了解李宇宙昨晚和莫奈吵架,小小年纪却面临分手危机。

郑罗莎跟朱宗秀散步时,忽然接到儿子安涏援的电话,从而想起自己忘记参加侄子的婚礼。原本郑罗莎提前准备好参加婚礼的韩服,怎料她最近记忆力减退厉害,明明一夜之间的事情,转眼便忘了个干干净净。

安涏援得知此事,安慰郑罗莎在家好好休息,毕竟现在根本来不及参加,由他代替郑罗莎解释缘由。参加完婚礼之后,安涏援回到医院看望正在值班的张冬天,并且叫了外卖陪她吃饭,二人说笑嬉闹无比甜蜜。

正因安涏援与张冬天的感情越来越好,以至于他经常不按时回家,反倒是遭遇恋情创伤的金隽婠彻底成为空巢老人。由于金隽婠下班忘记买菜,所以只能吃个面包果腹,结果因为可乐喝得太急,险些呛了嗓子,显得颇为狼狈。

秋敏荷在咖啡厅不小心碰到赵英慧,尽管是立马诚恳道歉,奈何对方竟不依不饶,甚至让她下跪。郑罗莎见状赶紧将赵英慧拉到洗手间,斥责她身为长辈做得实在太过分。即便是赵英慧占了理,可她得理不饶人的行为还是令郑罗莎看不下去,但是赵英慧余怒未消,声称如果儿子将来的媳妇像秋敏荷,她是坚决不同意。

安圣珠与父亲同时住进医院,可惜父女俩的情况都很严重,打针时会出现大片淤青。作为安圣珠的哥哥,对此非常不满,可他比较信任李翊晙,所以临在手术之前,再三拜托请求务必保证手术安全。虽然过程还算顺利,却也有不少风险几率,医生护士们连续两场手术,已经累得身体快要透支。

年迈母亲入院,已是病危,儿子在医院里做保安,和她长达三十多年未见,没想到这一面成为了两人的永别。因为母亲符合捐献,所以院方需要征得儿子的同意,最终儿子考虑再三答应捐出器官,却也在承受着痛苦。

一名婴儿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脑出血,婴儿母亲多方求医无果,最终找到了律帝医院,没想到金隽婠看完病历,所给出的结论基本与其他医院吻合,足以证明孩子病情严重到毫无治疗意义,希望家属能做好心理准备。

虽然孩子母亲还是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,可她早已做好心理准备,非但没有责怪金隽婠,反而很感谢他让自己死心。因为早在此之前,这位母亲逐渐察觉到孩子抢救无望,只不过内心抱有一丝希望,总会找各种借口自欺欺人,直至她来到律帝医院,才碰见能让自己死心的权威医生。

原本安涏援特地买好钻戒和鲜花,打算约张冬天在教堂见面并向她求婚,没想到张冬天在赴约的路上,意外接到光州医院的电话,得知母亲病情严重送往抢救室。考虑到情况危机,张冬天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,根本来不及跟安涏援解释,直接转道去了光州医院,反倒是等在教堂外面的安涏援,迟迟未见张冬天的出现,心里有些失落。

通过近期的一系列表现,郑罗莎似乎得了阿尔兹海默症,现在的记忆力越来越差,就连自己家门锁的密码也都忘记,朱秀宗不知该如何告知安涏援和其他几个孩子。与此同时,金隽婠和李翊晙一起去玩家同学聚会,可在回家路上,李翊晙带了份杂酱面给妹妹,这让金隽婠明白李翊纯已独自回国,顿时五味杂陈。

自从金隽婠得知李翊纯回国之后,心情很是沉重,原本要去参加同学聚会,结果也都提不起兴趣。反观安涏援此刻在家发呆,他实在想不通张冬天为何没来赴约,整个人失魂落魄,索性去找金隽婠诉苦,两个感情失意的男人聚在一起喝了顿闷酒。

如今李翊纯已结束休假,即将重返驻地,所以在临走之前跟李翊晙约定好两周后再回家,期间也会根据他的叮嘱吃药休息,绝不给大哥添麻烦。考虑到现在没有火车的缘故,李翊纯打算坐深夜的长途大巴去首尔,于是便让李翊晙帮她定好车票。

接下来的几天里,大家都在忙着医院的工作,即便是安涏援也都整理好状态,专心为患者看诊治疗。本来已了无音讯的张冬天,突然打来电话说明情况,安涏援这才得知竟是“准丈母娘”意外摔倒导致肋骨骨折,幸好没有其他问题,只需要休养些日子便能出院。

因为张冬天与弟弟在光州医院轮流陪护,暂且没办法回来,安涏援既心疼她辛苦,同样也安慰她别太挂牵这边。当天晚上,安涏援难得大方请好朋友们吃烤肉,几个人商量要将这个守财奴吃破产。

由于杨硕亨还有手术要晚到一会,所以大家打算边聊天边等他,结果金隽婠与蔡颂和馋的直流哈喇子,最终为了一块肉针锋相对,谁也不服谁。杨硕亨赶到餐馆时,正巧烤肉刚好,他也没多想,拿起筷子将金、蔡二人互争的那块烤肉夹走。

与此同时,郑罗莎准备下床喝水,没曾想两条腿竟毫无知觉,不仅是直接摔倒在地,甚至磕破了脑袋。医院理事长朱宗秀得知郑罗莎发生意外,立马赶去给她送到医院,蔡颂和跟安涏援查看了脑CT之后,初步诊断为水脑症,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脑子里进水,因此蔡颂和建议先把水抽干再做下一步治疗。

原本郑罗莎以为自己得了阿尔茨海默症,可当听闻水脑症可以治疗痊愈的时候,整个人激动不已,反倒是蔡颂和在半夜接到教授电话,从而了解到自己的母亲才被确诊为阿尔兹海默症,唯一庆幸是这种病症还处于初期阶段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郑罗莎的状态越来越好,情况也有所改善。安涏援发消息通知兄弟姐妹们来医院探望,没想到第一个赶来之人竟是张冬天,郑罗莎见到这位尚未过门的儿媳妇,打心底里满意和高兴。

尽管教授已为蔡母开药,也有很大几率痊愈,可是蔡颂和始终怀有愧疚,认为自己没能照顾好母亲,以至于多日来情绪低落。李翊晙了解到情况后,便想让蔡颂和单独休息会,索性守在门外替她拦下各种事情,等到所有人都下班,才算是彻底结束完任务。

李翊晙为让蔡颂和开心,专门在烤肉店订购一款她很喜欢的烤盘,果然蔡颂和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东西,沮丧的心情一扫而空。隔天次日,秋敏荷因胃痉挛而晕倒,张弘道本想将消息发到住院医生群里,没想到竟错发到教授群。

结果正如大家所料,没有教授愿意关心住院医生的情况,顶多代表性地发了条回应,唯独杨硕亨对此事很上心,甚至亲自去探望秋敏荷。起初秋敏荷以为自己出现幻觉,可当真看见杨硕亨站在床边,顿时感动的嚎啕大哭。

金隽婠在母亲过完生日以后,连夜开车回首尔,正因没有订票账号,索性给李翊晙打电话求帮忙。考虑到今晚没有火车票,李翊晙下意识订了张大巴,金隽婠尚未多想,怎料居然在大巴车里碰见李翊纯。

纵然金隽婠和李翊纯同乘巴士,可二人碍于之前的关系,全程未有过半点交流,气氛略带尴尬。直到车子抵达站点,金隽婠终于鼓起勇气询问李翊纯的近况,以及邀请她在周末见一面。金隽婠怕李翊纯会多想,所以格外补充一句,倘若她有压力完全可以拒绝。但是李翊纯并未如此,而是爽快答应,这让金隽婠松了口气,同时期盼着周末尽快到来。

转眼便到了律帝医院举办第十届院长杯兵乓球锦标赛,眼下赛事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在第一名有丰厚奖金的诱惑下,医院各个科室全都积极参加,其中包括李翊晙等人。经过几个回合,李翊晙跟同事一路杀到八强赛,没想到竟遇到强敌张大熙教授。

同组医生得知李翊晙的打球技术优秀,难免有些紧张,反倒是张教授很有信心,因为他拥有二十多年的马拉松以及羽毛球经验,同时知道李翊晙晋级内幕。事实上,李翊晙能进入八强,其实也算是费尽周折,第一场便遇到奉光贤所在的急诊科。

由于奉光贤家里是开兵乓球馆,他对这场比赛也是胜券在握,劝说李翊晙尽早认输,别再勉强。然而过程出乎所料,李翊晙刚发球,奉光贤突然接到科室电话,根本没来得及反应。正因科室通知奉光贤赶紧回去抢救病人,于是李翊晙所在的肝胆胰外科顺利晋级

第二场的时候,李翊晙遇到金隽婠所在的胸腔外科,本以为会输在金隽婠手里,没想到刚打球,历史竟然再次重演。金隽婠的病人突发急症,不得已放弃比赛,李翊晙和同事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,根本没想过会晋级。

八强赛事上,李翊晙总算见到了张大熙教授。在外人看来,这场赛事应该是强手对决,怎料张大熙从未打过羽毛球,前两次晋级与李翊晙相同,都是误打误撞。张教授不懂打球规则被判输,导致李翊晙直通四强。

幸好在四强比赛里,还有比较善于打球的选手,李翊晙和同事对战骨科医室,双方一度打到10比10的场面。可在最后一分钟的紧要关头,骨科医生的老婆要生孩子,所以李翊晙再下一城。

来到决赛之战,他们的对手是来自核子医学科的两位教授,蔡颂和对教授的球技有所耳闻,担心李翊晙会落败。奈何李翊晙此刻已有些飘飘然,根本不把对方看在眼里,甚至扬言要让蔡颂和看到自己的风采。

然而,报应来得太快,就像是教授球拍下的龙卷风,护着兵乓球狂扇李翊晙的耳光,令他猝不及防,毫无还手之力。最终连续两局11比0的惨状,李翊晙错失冠军,等他在赛后跟教授握手示意时,才知对方都曾是男女兵乓球运动员,并且拿下过世界赛大满贯。

接下的几天里,金隽婠忙完医院工作,总算熬到周末,之前跟李翊纯约好下午六点在林荫道见面,不料李翊纯肝病发作被哥哥送进医院,不得不临时取消约会。李翊晙偶然得知金隽婠要与李翊纯约会的事情,担心两人会再次产生误会,佯装毫不知情地向金隽婠透露妹妹在医院治疗。

收到李翊晙的消息,金隽婠匆忙赶往医院,当他看见李翊纯病例,以及手机桌面的照片,这才彻底明白心爱之人为何会选择分手,不经意间露出微笑。恰巧此时,科室通知金隽婠去查看重病患者,金隽婠临走前对李翊纯千叮咛万嘱咐。

随着蔡颂和的生日到来,该是她担任主唱的精彩时刻。每当想起蔡颂和的唱功如此折磨人,大家内心很是煎熬,唯有硬着头皮配合她将一首歌唱完,满足这位寿星佬的小愿望,并且祈祷时间过得慢点,别让下次生日来得太快。

分集剧情参考资料:搜视网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502赞赏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